• 2胎房貸繳款年限怎麼貸款比較會過件
  • 八德房屋土地貸款
  • 各家銀行房貸利率比較2015二胎年息
  • 土地貸款宜蘭五結土地貸款
  • 台南安平農地貸款

二胎,二胎房貸,二胎房貸利率,二胎車貸,二胎房屋銀行,二胎借貸,請洽0975-751798

農地貸款 土地貸款成數 土地貸款利率 土地貸款試算 土地貸款年限 土地貸款利息,請洽0975-751798

二胎代償,二胎利率,二胎指南,民間二胎貸款,民間二胎房屋貸款,請洽0975-751798

建地貸款成數 買建地貸款 自地自建貸款 建地貸款銀行,請洽0975-751798

一胎土地融資金額:13.6億元(16億元(假設)8成5) 年利率8% 還息不還本
每月應繳金額:907萬元(0.67%)
開辦費1%1360萬元
限公司法人
(綁約3個月)

車貸利率,車貸試算,車貸銀行,車貸條件,車貸遲繳,車貸利息,請洽0975-751798

信貸利率,個人信貸,小額信貸,信貸試算,信貸銀行,信貸條件,信貸比較,請洽0975-751798

房屋2胎,房屋2胎利率,房屋2胎銀行,房2胎,2胎車貸,2胎增貸,請洽0975-751798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房屋二胎年息6%
7年本利攤,最高9000萬
每借100萬,月還14,609元
平均每月還利息2,704元,本金11,905元
7年84個月總計還122.7萬

全省農地建地個人貸款,
一人500萬,15年還, 年息4%
每借500萬,月還36,985元

公司信貸五千萬7天速撥 (三5)
建地年息8%
房屋二胎6%
公司名下房屋貸9成
全省農建地個人貸款年息4%

內容來自hexun新房屋二順位設定年息缺錢急用哪裡借錢

姑娘茶的傳說

一傢藥鋪的興衰折射出歷史與人性的紛繁復雜江俊濤,男,生於湖北棗陽,現居福建廈門,福建省作傢協會會員。業餘時間堅持文學創作,先後發表短篇小說《釣鱔記》、《雞蛋會殺人嗎》,中篇小說《絕配手鐲》、《黑暗中陪你走過》、《麥地裡的秘密》、《瘋狂的甲魚》等,並出版長篇小說《安居》。“姑娘茶”,亦藥亦茶。它是一劑治療熱病的良藥,由秋雲姑娘首創。秋雲的父親洪掌櫃在襄陽城內青石後街上開瞭一傢藥鋪,店內藥材齊全,品質上乘,加上服務周到,生意十分紅火。秋雲聰明伶俐,很小的時候就把藥性歌賦等中藥知識背得滾瓜爛熟,年方十八就開始幫父親打理藥鋪。這年夏天,襄陽城裡異常炎熱,人們紛紛湧到藥鋪來買清熱解毒之藥,服用之後效果卻並不明顯,而巷道裡依然熱浪滾滾。洪掌櫃命傢人在藥鋪門口擺瞭一口缸,裡面裝滿瞭精心熬制的涼茶,免費供人們飲用,這一善舉獲得瞭交口稱贊,可還是抵擋不住熱病的侵擾。秋雲一邊熬制涼茶一邊想,有沒有一種特效藥能盡快幫人們從高溫火熱中解脫出來呢?就去查找藥書,一連幾天食不甘味睡不安寢,卻是收效甚微。這天晚上,秋雲又在燈下熬夜,連日來的辛勞已讓她透支不少精力,臉頰瘦瞭,眼窩陷瞭,父親看在眼裡疼在心上,就給女兒端來一杯蜂蜜水,勸她休息一會兒。父親走後,秋雲又忙活開瞭。夜深人靜的時候,她到底支撐不住瞭,就趴在桌子上睡著瞭。也不知道過瞭多久,她忽然坐到自傢藥鋪櫃臺後面瞭。這時,一個渾厚的聲音響瞭起來:金葉銀花一條根。秋雲抬頭一看,眼前是一個老者,頭發眉毛都是白的,胡子有一尺來長,身穿青佈長袍,頗有幾分仙風道骨。這老者莫非是在出對聯考自己?略略沉思一下回答說:冬生夏草九重皮。老者微微點頭,又說:水蓮花半枝蓮,見花照水蓮。秋雲回答:珍珠母一粒珠,玉碗捧珍珠。老者接著說:白頭翁牽牛耕熟地。秋雲又回答:女兒紅佩蘭種合歡。老者暗暗吃瞭一驚,心想這小女子不但心腸好,而且讀過幾年私塾,在她父親的熏陶下長瞭不少學問,就想再試試她的應變能力,於是就說自己要買四樣藥:稱心丸,如意丹,煩惱膏,怨氣散。秋雲卻說:老師傅,你這四樣藥是有名無藥。老者反問:小姑娘既然曉得是有名無藥,那,你能解釋一下嗎?秋雲就莞爾一笑說:熱情待客稱心丸,有問必答如意丹,無事生非煩惱膏,藥材精良怨氣散,老師傅,不曉得我說得對不對?老者點瞭點頭,又說:我再買四味藥,一是遊子思親一錢七,二是舉目無親七錢一,三是夫妻相敬做藥引,四是兒無娘親二三厘。秋雲想瞭一會兒,轉身從藥櫃裡拿出四味中藥:茴香、生地、蜂蜜、黃連,笑吟吟地看著老者說:遊子思親當回鄉(茴香),舉目無親在生地,夫妻相敬甜如蜜,兒無娘親黃連苦。老者就捋著胡須說:秋雲姑娘果然名不虛傳。秋雲反倒吃瞭一驚:老師傅,你咋曉得我的名字?老者卻笑而不答。秋雲就想,看來這老者也是精通中藥的,說不定還是一個世外高人呢,何不借此機會請教一下?急忙走出來請老者上座敬茶,隨後便將襄陽城裡熱病流行的情況向老者說瞭,並請他開一副良方。老者一連喝瞭三杯茶,忽然從懷裡掏出一張紙遞給秋雲,隨後起身便走,一邊走一邊念唱:世人皆為名利忙,哪懂秋月菊花香?清茶一杯煩惱解,道是心靜自然涼。秋雲看得目瞪口呆,一緊張就醒瞭。細細回憶夢中的情境,覺得十分奇妙,猛然抬頭發現桌子上有一張紙,展開一看上面有一行字:傢養菊花、野生菊花、花紅樹葉等四味中藥相配,可解熱病。(應洪傢後人的要求,為防止泄露商業秘密,故此隱去第四味中藥的名字。)老者特別說明:傢養菊花必須是白色或者黃色的小花頭而且一株必須有五十多個花頭。秋雲愈感驚訝,急忙叫來父親,洪掌櫃看瞭一眼藥方,卻有些納悶兒瞭:醫術上說傢養菊花有平肝明目的功效,而野生菊花有清熱解毒的作用,兩樣藥材一般都不同時服用,老者咋會開這樣的方子呢?再說瞭,花紅樹葉一般隻是人們用來代茶的東西,也是入不瞭藥方的呀?秋雲點點頭說:是這個道理,可老者絕不像糊弄人的,難道這紙上另有玄機?又低頭去看藥方,果然在背面發現瞭一行小字:英雄不問出處,藥材不分貴賤;用藥妙在中和,不可拘於常規。洪掌櫃仔細揣摩一番,忽然一拍桌子說:秋雲,你遇到高人瞭!那老者很可能是天上的神靈下凡來解救深受熱病之苦的蕓蕓眾生。急忙拉著女兒一起跪在藥王孫思邈的畫像下面拜瞭三拜。天亮後,洪掌櫃讓夥計們趕快四處收集那四味藥材交給女兒配制成藥劑。秋雲當天下午就熬好瞭一大鍋,立即免費分給沿街的店鋪,人們喝下之後頓覺神清氣爽,體內的火氣慢慢降瞭下來。五天之內,全城的居民都喝過瞭,熱病漸漸就被平息瞭。人們感念秋雲的善良,就把那涼茶稱作“姑娘茶”。秋天,一個叫樊天賜的小夥子出現瞭。他是棗陽縣城裡一傢藥鋪的小工。襄陽城裡熱病流行的時候,有一天天賜正在藥鋪裡忙碌,忽然看見幾個夥計走瞭進來,說是洪掌櫃的女兒已經找到瞭治療熱病的良方,特意派他們過來收藥材。眾人聽說是一個黃毛丫頭找到瞭良方,頓然大吃一驚,又聽說是神靈托夢點悟她的,更覺得不可思議。天賜夾在人群中聽得真真切切,當下就記住瞭秋雲的名字;又聽說那洪掌櫃醫術如何高明為人如何厚道,洪記藥鋪生意如何如何好,就想,既然有這麼好的一傢人,我為何不去投奔他們求一碗飯吃呢?憑我的一點中醫知識應該沒問題吧?拿定主意後便向東傢告辭,背著一個包袱來到襄陽,走進青石後街果然就看見瞭洪記藥鋪的牌子,隻見大門兩旁掛著一副對聯:隻要世上人莫病,何愁架上藥生塵。心想這傢藥鋪真的有點兒與眾不同。天賜抬腳走進藥鋪,向一個夥計說明來意,夥計立即進去通報,不一會兒洪掌櫃就走瞭出來,開口就說:這位小夥子,來我洪記藥鋪有何貴幹?天賜雙手抱拳說:想在洪掌櫃這裡討碗飯吃。洪掌櫃微微一笑,說:我這開的可是藥鋪呀。天賜沉默瞭好一會兒才說出一番話來。原來,他的父親生前也在青石橋鎮上開藥鋪,今年春上,父親因抗交軍餉而被槍斃,傢產及姐姐均被霸占,母親一氣之下上吊自殺,天賜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才逃到棗陽,靠給藥鋪打短工為生,過著飽一頓饑一頓的日子??說著說著便掉下眼淚來,惹得洪掌櫃也嘆瞭幾口氣,就讓夥計搬來一把椅子讓天賜坐。洪掌櫃又問:你懂中藥嗎?天賜說:傢父在世的時候曾經專門教過我,晚輩雖然天生愚鈍,卻也學得一些皮毛,可在洪掌櫃面前就是小巫見大巫瞭。洪掌櫃隨後便問瞭一些中藥知識,沒想到天賜竟然對答如流,洪掌櫃就細細打量瞭一下他,隻見小夥子雖然面容清瘦,但一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跟其他的夥計明顯不同,當下心裡便有瞭幾分歡喜,於是又問:這襄陽城裡有好多傢藥鋪,你為何要到我這裡來?天賜就站起來指瞭一下大門口說:洪掌櫃,就憑你這門口的一副對聯,就曉得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我樊天賜不才,願拜在先生門下為徒。說完便撲通一聲跪在洪掌櫃面前。洪掌櫃心裡很是受用,急忙伸手扶起天賜,正準備答應他的要求時,忽然看見秋雲從屏風後面轉瞭出來,就想讓女兒再考一下天賜,便給秋雲使瞭一個眼色,又對天賜說:小夥子,這位是小女秋雲。天賜就施禮道:洪小姐好。秋雲明白父親的意思,開口就說:剛才我都聽到瞭,原來樊公子也是很懂中醫的;又聽樊公子說起我傢大門口的對聯,想必你對對聯也是有所研究的。天賜急忙說:不敢當,隻是粗略懂一點兒。秋雲就說:那,我們今天就切磋一下,用中藥入對,如何?天賜就說:恭敬不如從命。秋雲略加思索,指著一盆佛肚竹說:消暑最宜淡竹葉。天賜說:傷寒尤需小柴胡。秋雲說:玫瑰花開,香聞七八九裡。天賜說:梧桐子大,日服五六十丸。秋雲說:神州處處有親人,不論生地熟地。天賜說:春風來時盡看花,但聞藿香木香。秋雲說:姑娘茶,茶如姑娘,姑娘如茶。天賜說:男兒志,志遠男兒,男兒遠志。秋雲沉吟一會兒,忽然抬頭看瞭一眼天賜,臉兒卻莫名其妙地紅瞭,就說:看來樊公子的確也是有學問的人,小女子獻醜瞭。說完就扭身走進內室。洪掌櫃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當下就答應收天賜為徒,並吩咐一個夥計去“望江樓”飯館裡端回來幾樣鹵菜,又拿出一壺上好的地封黃酒,給天賜接風洗塵。天賜勤快,眼裡有活兒,一天到晚閑不住;嘴巴很甜,尊重藥鋪裡所有的夥計,對來往的顧客也以禮相待,沒過多久便博得眾人的喜愛;對洪掌櫃更是俯首帖耳,每天給他端洗腳水,倒夜壺,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洪掌櫃愈加器重。秋雲則有另外一種心思。姑娘大瞭自然就會思春,無奈媒人介紹瞭好幾個都沒有一個稱心如意的。天賜的突然出現,就像一粒石子落入水池中一樣在她的心海裡蕩起瞭漣漪。隨著彼此交往的增多,慢慢就萌動瞭情感。那是一個月圓之夜,秋雲正獨自在一叢竹子下面賞月,天賜忽然從後面抱住瞭她。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天賜笨拙且魯莽,秋雲混亂而緊張,一不小心踩到一隻貓,一聲哀叫引來瞭洪掌櫃,他看見女兒跟天賜抱在一起,急忙咳嗽一聲,天賜驚醒過來後飛奔而去。洪掌櫃對女兒疼愛有加,在婚姻大事上完全由著秋雲的意思去,為此還惹得秋雲的後媽吳氏老大的不滿意。此番所見其實也在意料之中,或許還暗合瞭洪掌櫃一些微妙的想法,於是開始著手安排相關事宜。當天賜認識劉公的時候,他跟秋雲已經定親。劉公,辛亥革命領導人之一。這年冬天,他從漢口回襄陽養病,時常到洪記藥鋪去拿藥,對那個面容和善為人和氣的樊天賜印象尤為深刻。後來,劉公就請天賜到傢裡去給他看病,並親自給他煮咖啡。劉公出身商賈世傢,本人又在日本留過學,身上自然有一種洋派,言談舉止頗有些與眾不同,令天賜耳目一新。最讓天賜驚訝的是,劉公有好多新鮮的想法,比如“平均人權”等,此前更是聞所未聞。天賜問啥叫“平均人權”?劉公就拍拍他的肩膀說: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話說。天賜就問:我們天天不都在說話嗎?劉公卻說:可我們能想說啥就說啥麼?所說的都是真心話嗎?天賜想想也對,從此就記住瞭這句話。劉公見他思想單純,就有意給他灌輸瞭不少新道理,天賜慢慢也知道瞭同盟會、共進會等新鮮玩意兒,並且有瞭同情革命的傾向。第二年春天劉公返回漢口的時候,天賜決定跟他一起走。洪掌櫃不同意,劉公就上門說情,說自己在漢口跟朋友合夥開瞭一傢藥鋪,需要天賜去幫他打理;像天賜這樣的年輕人就應該出去見見世面長長見識,將來才能幹出一番大事來。洪掌櫃隻好答應下來。心上人即將遠行,秋雲自然是難舍難分,那幾天兩人幾乎是形影不離如膠似漆。臨行前,秋雲把一大袋“姑娘茶”裝進天賜的包裹裡,說漢口夏天特別熱,多喝些涼茶可防暑降溫。這一別就是數月。當年八月的一天傍晚,天賜在洪記藥鋪出現的時候,秋雲正在給病人把脈,猛抬頭看見一個身著灰色中山裝、留著平頭的年輕人站在門口笑吟吟地望著她。細細一打量竟然是天賜,秋雲急忙丟下病人就跑過來一把抱住他,眼淚嘩嘩地流瞭出來。天賜瘦瞭,黑瞭,卻更精神瞭。洪掌櫃設宴為天賜接風,席間問他此次回來還走不走?天賜說他回來是要幫劉公做一件大事。洪掌櫃問啥大事,天賜就說:劉公前不久通過關系捐瞭一個實缺道臺的職位,馬上就可以到河南走馬上任,但需要白銀八千兩。洪掌櫃感嘆一句:這麼多錢呀?天賜接著說:就這還是最低的價,還有好多人踮著腳尖、拎著錢袋等著哩,要不是劉公關系硬,哪裡會輪到他?吳氏就說:天賜,你也捐一個回來呀,要是你能混個一官半職,以後我們傢就多瞭一個靠山,秋雲也會跟著享盡榮華富貴,嘿嘿,花一些錢也是值得的。洪掌櫃白瞭女人一眼,她立即住口瞭。天賜就說:劉傢湊夠瞭五千兩,還差三千兩沒有著落。我想,要是在劉公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一把力,他以後要是發達瞭,肯定不會忘記我。再說瞭,劉公對我很好,處處關照我,我得念這個情呀!洪掌櫃似乎聽明白瞭,卻隻是笑而不語。秋雲當然也聽出瞭天賜話裡的意思,心想,其實他當不當官並不重要,即便他當官瞭我還會繼續經營我的“姑娘茶”;可他畢竟是我的未婚夫,關鍵時候我不幫他誰幫他?可她更曉得父親的心思,就出面軟磨硬泡,洪掌櫃總算答應下來,拿出瞭一千兩銀票。天賜一高興就說出一句:胸懷天下男兒志。秋雲接著說:懸壺濟世姑娘茶。一個多月後,辛亥革命爆發瞭。是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駐光化新軍馬隊騎兵張國荃、李秀昂部率先起義,發佈“光復漢族、驅逐韃虜、興漢滅滿、保商保民”的安民告示,並於次日進取襄陽,城內早已人心惶惶,有錢人傢紛紛跑路到外地躲避。吳氏的娘傢也是當地大戶,傢有良田數十畝,庭院四五進,其弟弟後來從戎,成瞭新軍的一個頭目。襄陽光復後,他特意去洪記藥鋪探望姐姐,並以此安撫人心。洪掌櫃手忙腳亂地端茶倒水,順手給瞭幾名軍官一人一張銀票;秋雲則把配制好的“姑娘茶”分發給各位軍人,連聲說各位好漢鞍馬勞頓辛苦瞭,喝點兒涼茶可安神去燥。然而,情況不久之後就發生逆轉。一九一二年三月,一隊奮勇軍進駐襄陽,以武力收編瞭張國荃餘部,吳氏的弟弟抗命不從被亂槍打死。消息傳到洪傢,吳氏頓然驚恐萬狀,頗有大禍臨頭的感覺,同時心裡對奮勇軍充滿瞭仇恨。奮勇軍開始清洗反對勢力,凡是跟吳氏弟弟有關的人都受到牽連,城內已有好幾個商鋪的老板被抓走,隨後有的被處決,有的傾傢蕩產才保住一條性命。洪掌櫃也有些擔心,就在吳氏的勸說下到鄉下避亂,把藥鋪交給管傢打理。洪掌櫃終究放心不下藥鋪,中間回去看瞭一次,恰好遇到一隊奮勇軍開進青石後街,領頭的便是北伐左軍總司令劉公。洪掌櫃大吃一驚,他怎麼成瞭革命領袖?再看旁邊那位英氣勃發的年輕軍官,我的天啊,這不是洪傢未來的女婿樊天賜嗎?急忙回轉鄉下對吳氏說瞭,吳氏當即跌坐在椅子上。秋雲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隨後做出一個決定。第二天午後,秋雲把自己裝扮成一個男人模樣,在兩個夥計的護送下直奔奮勇軍的駐地。在一座四合院門口停瞭下來,對衛兵說要找一個叫樊天賜的人,衛兵通報後不久天賜就走瞭出來。天賜顯得胖瞭一些,白瞭一些,胳膊上的紅袖章刺得秋雲幾乎睜不開眼睛。天賜問:你們找我?秋雲說:是啊,不認得瞭?天賜仔細看瞭一下,說:你是?秋雲說:不會連“姑娘茶”也忘瞭吧?天賜說:難道??你是?秋雲就取下頭上的一頂舊氈帽,露出瞭一頭烏黑的長發。天賜恍然明白過來,上前拉住秋雲的手說:哎呀,秋雲,原來是你呀!進城後我就到藥鋪裡去找你,可管傢說不曉得你們到哪裡去瞭。你還好嗎?是專門來看我的嗎?秋雲就對著衛兵努瞭努嘴,天賜這才意識到有些失態瞭,於是笑瞭笑,把秋雲帶進院子。房門關上後,天賜伸手就要摟抱秋雲,她卻躲開瞭,說這是軍營,別人看見不好。天賜隻好作罷。秋雲開口就問:那個劉公不是當道臺去瞭嗎?天賜笑瞭笑,並不作答。秋雲又問:你不是說也要混個一官半職嗎?天賜就說:我如今是劉公的副官,也是官哦。秋雲卻說:可你是革命軍,是要革人命的。天賜說:我們是為瞭恢復中華大業。秋雲說:我後媽的弟弟是你們殺的吧?天賜說:那是先鋒隊幹的,他們的做法是有些過激瞭,劉公來後就制止住瞭,我沒有參與,劉公也沒有參與。秋雲忽然問:劉公那些錢是拿去捐道臺瞭嗎?天賜就笑瞭起來,一邊笑一邊說:實話對你說瞭吧,劉公一直在從事革命運動,當時經費緊張,他就騙傢裡人說要去捐道臺,實際上那些錢都用在武昌起義上瞭。秋雲又問:那,我傢的那一千兩銀子呢?天賜就說:我都交給劉公瞭。秋雲說:這麼說,你也騙瞭我們?天賜說:我要是說瞭實話,你們肯定不會拿錢給我,我隻好編瞭個瞎話。秋雲,當時情況緊急急需用錢,請原諒我沒有對你說實話。秋雲說:我們洪記藥鋪開瞭這麼多年,從來都是童叟無欺,把信用看得比啥都重要,所以才有今天的招牌。你曉得我最討厭啥樣的人嗎?我最討厭別人欺騙我。天賜說:可那是為瞭革命呀!秋雲說:這我不管,反正我不喜歡說謊的人。之後便是沉默。這是兩人相識以來第一次爭嘴。天賜低頭不語,掏出煙來狠狠地吸著。秋雲一邊喝茶一邊盯著自己的鞋子看,許久之後才說:天賜,你願意跟我回去繼續經營藥鋪嗎?天賜好一會兒才回答:可劉公更需要我啊。秋雲愣瞭一下,旋即低下頭去。天賜又說:還有,我傢的仇還沒報。秋雲問:你就為這才參加革命的?天賜答:也不全是。秋雲就說:冤冤相報何時休?天賜卻說:秋雲,要不,你也到我們隊伍裡來吧?我們這裡有好多女兵,而且你懂醫術,可以當軍醫,救死扶傷,好不好?秋雲卻放下杯子說:我隻想熬制我的“姑娘茶”。說完起身便走,一邊走一邊抹眼睛。天賜追出門外,卻見秋雲走得很堅決,連頭都沒有回一下。天賜長嘆一聲,一屁股坐在門口的臺階上。秋雲步履沉重地回到鄉下暫住的地方。夜幕降臨後,洪掌櫃好不容易敲開秋雲的房門,卻發現寶貝女兒的眼睛就像爛桃子一樣,一道道淚痕在臉上交錯縱橫。洪掌櫃再三詢問,秋雲就把自己去見天賜的經過說瞭出來。洪掌櫃聽完後悶聲不語。忽然間,吳氏從門外沖瞭進來,扯著嗓子叫喊道:啊,原來那個樊天賜跟劉公一樣都是革命黨?還做瞭他的副官?他們合夥殺瞭我兄娃(弟弟),天啊,我們還送錢給他們,還要招樊天賜為婿?真是瞎瞭眼!洪掌櫃煩躁地沖女人揮揮手。吳氏又嚎叫:兄娃——,你死得好冤啊!洪掌櫃就推著女人走瞭。然而,吳氏回到臥房依然憤憤難平,哭哭啼啼瞭大半夜,把劉公跟天賜的祖宗八代罵瞭一個遍,直到罵累瞭才端過茶碗休息一會兒。盡管她對劉公跟天賜充滿瞭怨恨,但他們兩個人畢竟是遙不可及的,吳氏迫切需要一個近處的人來供自己發泄,於是就想到瞭秋雲。吳氏想,如果秋雲不出面說服父親送錢給劉公,劉公所參加的革命也許就不會成功;如果革命不成功,劉公就不會帶著奮勇軍到襄陽來;如果奮勇軍不來襄陽,自己的親弟弟就不會被殺死。吳氏的思路按照自己的邏輯往下走,漸漸就把一切責任都歸咎到秋雲身上,加上她原來就想把秋雲許配給自己的外甥卻遭到秋雲的拒絕,吳氏曾經為此事惱火過,如今新怨舊恨一起湧上心頭,她決定實施報復瞭。吳氏找到洪掌櫃,開口就說:老爺,聽說那奮勇軍容不下我們這些經商的人傢,跟我們是死對頭,那個樊天賜恐怕做不成我們傢女婿瞭。洪掌櫃問何以見得?吳氏說:要是樊天賜做瞭我們傢女婿,怎麼向劉公交代?劉公曉得我們傢跟奮勇軍勢不兩立,怎麼會答應這門親事?見洪掌櫃不說話瞭,吳氏知道自己的話起瞭作用,就接著說:老爺,我曉得你要找的女婿是一個能跟秋雲一起撐起洪記藥鋪的人,可如今那樊天賜一心想著革命,哪裡還有心思經商?再說瞭,革命就是拿性命賭博,萬一哪天犧牲瞭,秋雲咋辦?吳氏的話句句說在洪掌櫃的心坎上,他經過一個晚上的輾轉難眠後,第二天一大早就做出一個決定,隨即宣佈解除秋雲跟天賜之間的婚約,同時將女兒許配給吳氏的外甥。秋雲聽到這個消息後當即傻瞭眼。其實,她跟天賜隻是賭氣,並不是真的要分手,她心裡還裝著天賜,等著他回心轉意,於是就堅決不同意,並哭著對父親說,洪傢與天賜的矛盾並非不可調和,彼此各讓一步就行瞭;她可以出面做天賜的工作,此事肯定能協商解決。然而,洪掌櫃這次卻表現得異常武斷,沒有同意。秋雲沒辦法,她能有什麼辦法呢?一個月後,一頂花轎把秋雲抬到瞭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路吹吹打打熱熱鬧鬧,秋雲的眉頭卻始終舒展不開。一方面是心裡還牽掛著天賜,而天賜仍然杳無音訊;另一方面有一種隱隱的擔憂卻是不敢說出口的,並且希望能夠蒙混過關。然而最終還是露出瞭破綻。新婚之夜,丈夫發現秋雲已不是處女,逼問之下才知道她跟天賜早就有過男女之歡。丈夫扇瞭秋雲兩個耳光後獨自睡到另一個房間去瞭。第二天,一封休書被送到洪掌櫃傢。秋雲是從後門回娘傢的,庭院裡風景依舊,幾十盆菊花已經含苞待放,而它們的主人卻已成瞭殘花敗柳。洪掌櫃沒有責罵女兒一句,隻是頭發一夜間全白瞭。吳氏的冷言惡語不時飄進秋雲的耳朵裡,街坊鄰居的閑言碎語也讓她無地自容。於是就感到瞭絕望,深深的絕望。在一個菊花盛開的晚上,秋雲用一根繩子結束瞭自己二十一歲的生命。傢人在清理遺物的時候,在案桌上發現瞭一副上聯:男兒志,男兒志,男兒剛勇不降志。洪掌櫃命人把上聯刻在女兒的墓碑上。兩年後,天賜終於回來瞭,等待他的卻是一座墳墓。他跪在秋雲的墳前哭瞭一陣,燒瞭幾張紙,放瞭一掛鞭,隨後請來石匠,補上瞭下聯:姑娘茶,姑娘茶,姑娘溫婉更愛茶。下聯剛剛刻好,就見一道藍光從秋雲的墳墓裡飛出,直奔雲端一個頭發眉毛都是白的、胡子有一尺來長身穿青佈長袍的老者而去。隨後,襄陽城裡多瞭一名中醫,專營“姑娘茶”??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3-01-08/149916092.html

房子2胎新北貢寮土地貸款
    新莊二胎借貸二胎年息房屋二胎 房屋二胎銀行申辦奇岩重劃區銀行房屋二胎利息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建融桃園楊梅建融銀行2胎房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中壢農地貸款建融新竹北埔建融民間房屋二胎利率貸款全省皆可處理銀行土地二胎借款年息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整合各家銀行貸款方案(免費諮詢看看):

http://bossbank.com.tw/

    新莊二胎借貸二胎年息房屋二胎 房屋二胎銀行申辦奇岩重劃區銀行房屋二胎利息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建融桃園楊梅建融銀行2胎房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中壢農地貸款建融新竹北埔建融民間房屋二胎利率貸款全省皆可處理銀行土地二胎借款年息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新莊二胎借貸二胎年息房屋二胎 房屋二胎銀行申辦奇岩重劃區銀行房屋二胎利息利率多少免費諮詢試算建融桃園楊梅建融銀行2胎房貸利率缺錢急用哪裡借錢中壢農地貸款建融新竹北埔建融民間房屋二胎利率貸款全省皆可處理銀行土地二胎借款年息任何問題免費諮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3armandve3 的頭像
j3armandve3

葉珈薇的部落?

j3armandve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